找回密碼
 註冊
查看: 629|回復: 0

高世章神奇電影畫布

[複製鏈接]
清研 發表於 2018-6-20 10:37:33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高世章專訪

文/圖: 清研
場地: 鮨蕾料理

ko sai cheung (2)b.jpg

高世章專訪,他是一位香港的音樂劇及電影作曲家。他曾經獲「Richard Rodgers Development Award」、金馬獎及多個音樂獎項。

他的最新計劃,是跟香港小交響樂團合作,將聯同樂團及音樂總監葉詠詩,將音樂廳幻化為他的神奇電影畫布,他的演奏作品,著名電影樂章包括《如果 ž 愛》、《投名狀》、《大魔術師》、《魔警》、《脫皮爸爸》、《捉妖記》等,將演變成交響樂章,並加上四位主唱演繹。

高世章,他在2002年開始,回港參與舞台劇音樂,在2005年,首次參與電影音樂。我認為他跟一般的電影配樂音樂人卻很不同,就是說,他不同金培達那種,電影拍完,就在錄音室日以繼夜趕工製作出音樂。
「我對自己的定位也不大清楚,不過當日替電影《如果·愛》作曲及配樂,也是因為它帶上舞台劇的特色而開始。」

此片在獲第二十五屆香港電影金像獎「最佳原創電影音樂」、第五十一屆亞太影展「最佳音樂獎」及第十一屆香港電影金紫荊獎「最佳音樂獎」。而《十字街頭》一曲則獲CASH 金帆音樂獎「最佳另類作品」及第四十三屆台灣金馬獎「最佳原創電影歌曲」。

及後,為《老港正傳》配樂。又與陳光榮、金培達及Chatchai Pongprapaphan合作,為電影《投名狀》配樂,《投名狀》一片獲提名第二十七屆香港電影金像獎「最佳原創電影音樂」及第四十五屆台灣金馬獎「最佳原創電影音樂」。其他作品有《魔警》、《親愛的》、《暴瘋語》及《捉妖記》等,

正因為此等作品,便決定跟香港小交響樂團合作,把一眾自己作品搬上交響樂的舞台。


「在最初,我曾構思過比較瘋狂的玩法,就是四位主唱,擔當演出,模擬上台領獎,玩玩舞台劇,後來再逐漸變成純音樂會。」
最後決定純粹讓觀眾沉浸於歌聲裡,現場感受電影音樂的張力。
高世章是香港小交響樂團本樂季的駐團藝術家高世章是穿梭電影、音樂劇及不同舞台製作的著名作曲家。他加入之後,在2014及2016年兩度與香港小交響樂團合作演出《一屋寶貝》音樂廳。

從身世開始說起,母親是兩屆「亞洲影后」及第一屆「金馬影后」尤敏,外祖父是粵劇名伶白玉堂。「曼波女郎」葛蘭是他的伯娘。我說,他應該從小開始就見盡不少圈中世叔伯,應該總有人建議他走到幕前,拍拍戲打功夫又或者唱歌當歌星。
「也許我長大之後,母親早已經不在圈中活躍,所以我跟娛樂圈的關係並不深。而母親也不大願意我走入娛樂圈,可能認為事業並不容易建立。讀書時,我選了修讀音樂,他們沒有干涉。後來回港就開始參與舞台劇做音樂。偶爾她會說一句,選這條路,要小心。僅此而已。」


「也許一開始,我便喜歡走一些一般人不會走的路,所以並沒有參與幕前。」
即使做配樂,他也不似電影配樂人。不過他的舞台劇作品確是引起很多人找他合作,例如2004年,為張學友創意音樂劇《雪狼湖》國語版擔任音樂總監。2007年,為《學友光年世界巡迴演唱會》譜寫音樂劇環節。

就是連白雪仙也邀他合作,但是他卻不是粵劇老手。
「據知,她是來看過我的《四川好人》音樂劇。」
那是他回港之後的第二個作品,是演戲家族粵語音樂劇,獲香港戲劇協會舉辦的第十三屆香港舞台劇獎「最佳創作音樂」,其後兩度公演。
「她便找我為任白慈善基金會的《帝女花》譜寫新序曲及過場音樂。我不懂粵劇,也許她是想用新的方法處理。」
劇由任白慈善基金會主辦,雛鳳鳴劇團演出。
我說,西九龍文化區即將開始運作,可害怕粵劇青黃不接?
「文化就是自然定去留,有些流失,有些延續,作為工作者,有時要放手,由它自然發展,留與不留,由當代的人去自然地發展。」

最後,我說,電影作品在香港很重要,但是可以廣泛流傳的機會不多,現在推出唱片不容易,把配樂做成唱片就更難有人投資,於是作品就此在電影裡面保留,而舞台劇音樂就更窄,除了到場觀看的現場觀眾之外,幾乎沒有人可以聽到作品。

也許正因如此,做舞台劇音樂的人很少,應該不多。而高世章用心做得好,讓大家投注目光引來合作,這都是個人實力。
現在有機會重溫作品,是難得的機會。

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GMT+8, 2018-10-17 19:59 , Processed in 0.028852 second(s), 24 queries , Gzip On.

© 2001-2011 Powered by Discuz! X3.2. Theme By Yeei!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